素里市首办失智中心 完善社区不易走失

  • -

素里市首办失智中心 完善社区不易走失

Category : Uncategorised

来源: 星岛日报

该所本省唯一照顾阿兹海默症重症病人的护理中心,名为切尼阿兹海默中心(Czorny Alzheimer Centre),隶属卑诗菲沙卫生局(Fraser Health),占地8.4英亩,约等于4.7个足球场的大小,2007年启用,由已故女慈善家斯图尔特(Marilyn Stewart)捐出土地及一千万元兴建,以纪念罹患阿兹海默症的父亲切尼(Michael Czorny)。
在菲沙卫生局安排下,《星岛日报》记者日前实地采访该所位于素里市66路(66th Ave.)16850号的切尼阿兹海默中心。到达门外时,正想打开大门却发现上锁;通过电话联系到中心经理布朗(Louise Brown),她说大门有密码锁,要输入密码才能进出,以保护里面生活的患者不会走失。布朗说:「我们还设有监控摄录机,严密监控人员进出。」
从外面看,素里切尼阿兹海默中心就像一个度假村。 
病房旁均设有「记忆橱窗」
走进中心内,感觉上像来到一座度假村,迎面可见盆栽处处,室内家具摆设古典高雅,长廊墙上有多幅画作,原来这些都是病人的作品。布朗说,为了帮助唤起病人记忆,每间病房旁设有一个「记忆橱窗」,里面有患者熟悉的旧照片和纪念品,房门上更贴着病人的照片及写上名字,令患者不会入错房间。
该中心现住有72名病人,分布在6个院舍,也即每个院舍有12人。布朗说,在卑诗省,还有一些护理院接收比较轻度的阿兹海默病人,但专门照顾该病重症病人的护理院,该中心是本省唯一的公营「失智症患者村」。
她说,欧洲荷兰也有一个名为De Hogeweyk的脑退化症患者中心,内部设施就像一个小社区,入住患者可像常人般自由走动、购物、社交等,在中心里面享受自主生活(详另文)。她表示,切尼阿兹海默中心其实也具备类似的设施及功能。
就像病人的第二个家
为了让病人感觉生活在小社区,切尼阿兹海默中心设有公用厨房、客厅和壁炉、配置电视的SPA水疗、发廊、工作间、舞池、咖啡间、厨房和钢琴室。最特别的是,中心开设一家模拟商店,让病人进入「逛街购物」。此外,每个院舍还有户外花园,供病人作园艺活动。布朗解释:「6个院舍,每个都有独立花园,也设有户外桌椅,供病人坐下来休息,就像病人的第二个家。」
病人在客厅悠闲看电视。 
本报记者在中心遇上托米基(Tracy Tomicki),她向记者表示,她的49岁胞妹罹患阿兹海默症,经过4个月等候,最近获准入住切尼中心。她含着泪说:「我妹妹是单亲妈妈,去年才确诊,但病情急转直下,现已无法步行,靠轮椅代步,记忆力更是衰退得厉害,我和妹妹的儿子都认为这个中心可提供最好的照顾。」
全村只设72个床位
中心经理布朗对本报记者说:「我们这个中心只设有72个床位,没有轮候名单,当有空位就通知菲沙卫生局,经个案经理评估,只要符合资格即可申请入住。」中心现雇有18个护理员,包括注册护士、精神科护士和义工,可提供专业物理、心理治疗,同时允许饲养宠物或让孩子前来访问。如有需要,病人家属可随时入住以协助照料,中心会提供临时客房。
据菲沙卫生局发言人朱玛(Tasleem Juma)表示,入住该中心的病人,可以选择在院内走完人生,家属也可陪住照看濒临死亡的患者。她说:「这个中心的病人多为阿兹海默症重症患者,平均入住时间约18到24个月。」
长廊墙上的挂画,均为病人作品。 
由于切尼阿兹海默中心是卑诗省公营护理院,入住病人只须缴付个人税后收入的80%,余由政府补贴。院内禁烟,提供24小时全天候护理服务。除菲沙卫生局辖区病人外,该中心也接受其他辖区病人申请。如欲查询,可以登入该中心网址浏览:http://www.fraserhealth.ca/find-us/services/residential-care/residential-care—surrey,-white-rock,-delta/czorny-alzheimer-centre/。
罹患重度阿兹海默症的63岁陈雄,已经丧失生活上的自理能力,打工妻子一度要带他一起上班以便照顾。陈太称未来如果丈夫病情恶化,她会考虑申请把他送往切尼阿兹海默中心(Czorny Alzheimer Centre)治疗。
智力已退化到约3岁
陈太说,丈夫早于51岁时就出现初期徵状,可惜延宕了7年,直到2010年病情恶化才获确诊。如今陈雄智力已退化到约3岁,无法与人正常交谈,不但不能工作,生活上完全倚靠她来照顾。
「他(丈夫)现在连自己名字都讲不出,穿衣、洗澡及上厕所都要我帮忙,就像个大婴儿。」陈太说:「目前我暂时把他安置在家中,通过电脑视讯来照顾,未来如果实在自己照顾不来,会考虑申请把他送往切尼阿兹海默中心。」
如果丈夫(右)病情恶化,考虑申请把他入住该中心。 
素里切尼阿兹海默中心鸟瞰。谷歌街景图 

为纪念患病亡父

智力已退化到约3岁
陈太说,丈夫早于51岁时就出现初期徵状,可惜延宕了7年,直到2010年病情恶化才获确诊。如今陈雄智力已退化到约3岁,无法与人正常交谈,不但不能工作,生活上完全倚靠她来照顾。
「他(丈夫)现在连自己名字都讲不出,穿衣、洗澡及上厕所都要我帮忙,就像个大婴儿。」陈太说:「目前我暂时把他安置在家中,通过电脑视讯来照顾,未来如果实在自己照顾不来,会考虑申请把他送往切尼阿兹海默中心。」
如果丈夫(右)病情恶化,考虑申请把他入住该中心。 
素里切尼阿兹海默中心鸟瞰。谷歌街景图 
女善长捐钱捐地 切尼阿兹海默中心是由去年逝世的素里女慈善家斯图尔特(Marilyn Stewart)捐地8.4英亩及一千万元兴建,以纪念她罹患阿兹海默症的父亲切尼(Michael Czorny)。

女慈善家斯图尔特。资料图片 
所有病房都设记忆橱窗,助唤起病人记忆。 
波兰裔的斯图尔特(Marilyn Stewart)在1985年失去父亲时,本省并有没有专门照顾阿兹海默症的地方,病人仅能入住精神病院,这也令她立下志愿要作出改变,建立一个专门看护阿兹海默症的中心。
斯图尔特曾说:「我们当年带父亲去看专家,他们说这是脑退化症。他曾失踪一夜,直到第二天早晨,在10英里外才找到。」她指出,父亲曾入住菲沙河谷医院精神科病房,在那里待了半年,曾服用大量镇静剂和穿紧束衣。
斯图尔特花了近22年,成功兴建切尼阿兹海默中心,而该中心的设计,也是菲沙卫生局和卑诗阿兹海默症协会(Alzheimer Society BC)通力合作的成果。
装饰如市面咖啡店的咖啡间。 
荷兰霍格威是全球首座失智村
设在欧洲荷兰Weesp小镇上的霍格威(De Hogeweyk)脑退化症患者中心,是全球第一座失智村,建于2009年,犹如一个设施齐全的小村落,患者可与常人般自由走动及自主生活。自开设以来,已有多个欧美国家效仿开设。
维基百科(Wikipedia)资料指,荷兰这个专供严重脑退化症患者入住的「村落」,就像个真实社区,住有150多个。该中心虽设有围墙,但围墙里的病人,平时可随意走动于饭店、咖啡厅及超市等地。
每个寓所包括护理人员在内居住6到8人,护理者一律穿便装,与病人住在一起,从不干涉患者自由。病人可以去超市购物,自己烹饪;不想做饭的,可以上餐馆用膳。这一模式为病人提供了安全且人性化的环境,据知对病情有积极影响。
要让脑退化症患者「正常」生活,确实要费尽心思。霍格威无论是超市收银员、餐厅厨师或者咖啡店服务生,全都不是普通服务人员,而是训练有素的专业照护人员。这样的全职或兼职照护人员共有超过300位,相对于逾150位村里居民,比例约为二比一。
原文出处:http://vancouver.singtao.ca/168333/2015-08-23/post-%e5%8d%91%e8%a9%a9%e9%a6%96%e8%be%a6%e5%a4%b1%e6%99%ba%e4%b8%ad%e5%bf%83-%e8%87%aa%e8%b6%b3%e7%a4%be%e5%8d%80%e4%b8%8d%e8%99%9e%e8%b5%b0%e5%a4%b1/
如有侵权, 请联系editor@lahoo.ca删除
女慈善家斯图尔特。资料图片 
女慈善家斯图尔特。资料图片 
所有病房都设记忆橱窗,助唤起病人记忆。 
波兰裔的斯图尔特(Marilyn Stewart)在1985年失去父亲时,本省并有没有专门照顾阿兹海默症的地方,病人仅能入住精神病院,这也令她立下志愿要作出改变,建立一个专门看护阿兹海默症的中心。
斯图尔特曾说:「我们当年带父亲去看专家,他们说这是脑退化症。他曾失踪一夜,直到第二天早晨,在10英里外才找到。」她指出,父亲曾入住菲沙河谷医院精神科病房,在那里待了半年,曾服用大量镇静剂和穿紧束衣。
斯图尔特花了近22年,成功兴建切尼阿兹海默中心,而该中心的设计,也是菲沙卫生局和卑诗阿兹海默症协会(Alzheimer Society BC)通力合作的成果。
装饰如市面咖啡店的咖啡间。 
荷兰霍格威是全球首座失智村
设在欧洲荷兰Weesp小镇上的霍格威(De Hogeweyk)脑退化症患者中心,是全球第一座失智村,建于2009年,犹如一个设施齐全的小村落,患者可与常人般自由走动及自主生活。自开设以来,已有多个欧美国家效仿开设。
维基百科(Wikipedia)资料指,荷兰这个专供严重脑退化症患者入住的「村落」,就像个真实社区,住有150多个。该中心虽设有围墙,但围墙里的病人,平时可随意走动于饭店、咖啡厅及超市等地。
每个寓所包括护理人员在内居住6到8人,护理者一律穿便装,与病人住在一起,从不干涉患者自由。病人可以去超市购物,自己烹饪;不想做饭的,可以上餐馆用膳。这一模式为病人提供了安全且人性化的环境,据知对病情有积极影响。
要让脑退化症患者「正常」生活,确实要费尽心思。霍格威无论是超市收银员、餐厅厨师或者咖啡店服务生,全都不是普通服务人员,而是训练有素的专业照护人员。这样的全职或兼职照护人员共有超过300位,相对于逾150位村里居民,比例约为二比一。
维基百科(Wikipedia)资料指,荷兰这个专供严重脑退化症患者入住的「村落」,就像个真实社区,住有150多个。该中心虽设有围墙,但围墙里的病人,平时可随意走动于饭店、咖啡厅及超市等地。
每个寓所包括护理人员在内居住6到8人,护理者一律穿便装,与病人住在一起,从不干涉患者自由。病人可以去超市购物,自己烹饪;不想做饭的,可以上餐馆用膳。这一模式为病人提供了安全且人性化的环境,据知对病情有积极影响。
要让脑退化症患者「正常」生活,确实要费尽心思。霍格威无论是超市收银员、餐厅厨师或者咖啡店服务生,全都不是普通服务人员,而是训练有素的专业照护人员。这样的全职或兼职照护人员共有超过300位,相对于逾150位村里居民,比例约为二比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