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热爱射击狩猎的加拿大华人移民

  • -

走近热爱射击狩猎的加拿大华人移民

Category : 旅游 , 活动

近些年来,随着华人社区的日渐成熟以及广大移民的安居乐业,人们在工作之余,开始纷纷追求有格调高品质的生活方式,于是可以看到,旅游、高尔夫球、桥牌、麻将,甚至于吃货都可以搭伴结伙组成团体,移民生活正呈现出丰富多元的特征。而令人感兴趣的是,在华人移民群体中,还有不少射击与狩猎的爱好者。
阳光超市的老板陈凯(Bill)便是其中一员。他是本地华人射击圈内比较早的那批成员之一,持有枪牌已经4年多。陈凯现有20多支各式长枪短枪,在购买枪支上已经花销了数万元。在多伦多北部一家室内射击俱乐部内,记者见识了他所使用的一款Infinite限量珍藏版手枪,价钱高达7千多,据说世界上只有10把。
陈凯说,之所以喜欢这项运动,是因为平常工作的压力很大,去靶场可以好好放松心情,忘却烦恼,这是减压的一种好方式。特别是打飞碟,是一项很好的户外运动,从中还可以交到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他说,以前是每个星期都去靶场练习射击,现在因工作繁忙不得不减少次数。去年,他还曾去野外狩猎,但因经验不足,并没有任何收获。

(郭立仁(David Kwok)教练和他的部分学员)
据陈凯介绍,他们这些热爱射击的朋友涵盖多个行业,包括工程师,地产经纪,银行员工,IT程序员,政府部门等,近年来,他所认识或知道的华裔射击爱好者就有200多名。

(陈凯手持7千元的手枪在室内练习射击)

(室内射击场长枪短枪轮流上阵)
拥有“三短两长”共5支枪的Karen邱是陈凯超市生意的合伙人,作为女性,她同感工作压力巨大。Karen获得枪牌还不足一年,但也在购买枪支上舍得投入。作为爱好者,她并没有刻意去选择那些高档的品牌,基本都是大家熟知的。她说,这些枪支合起来大致6千多,经济上还能接受。
Karen说,虽然过去没有机会接触枪支,但一直有这方面的爱好,还十分喜欢研究。她现在基本上是每个月都要去一次靶场,同时也是两家射击场的会员。Karen介绍说,很多射击场只接受会员以及相邀的朋友,但也有一些靶场可以接受无枪牌的爱好者(即Walk-in的散客)前去体验射击,不过在射击前需要进行安全培训,在靶位上也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在旁边监督。
根据一个民间网站FirearmsCanada.com的不完全统计,在不含加拿大北部三个地区以及东部的新斯科舍省外,加拿大其余9个省份中共列出有338家射击俱乐部,其中安省就有110家,包括室内与室外。
通常所说的室外射击是指打移动的飞碟。记者日前在北部一个室外射击场看到,站在户外标注的靶位上,射击者只要对着跟前的话筒喊Pull,或人为按动控制器,俗称飞碟的移动目标就会从一个看似箱子的发射器里变换着角度飞出。

(户外射击场打飞碟)
同样是射击爱好者的Jason陈有过部队大院的生活记忆,一直喜欢枪支却又总是没有机会。他的姑姑陈丽是中国著名的射击女将,曾经在2006年的多哈亚运会上与两位队友夺得女子多向飞碟团体赛冠军,陈丽自己也夺得多哈亚运会女子飞碟多向个人比赛金牌。这些因素促成他很快走进射击运动的行列。

(射击爱好者Jason陈)
2009年移民加拿大的Jason目前有自己的工作,他非常喜欢户外运动,划船、钓鱼、滑雪都少不了他的身影。2013年6月,他开始学枪,得到枪牌后很快就购置了手枪、半自动、还有猎枪。日前在一个户外射击场与Jason相见,他拿的是一款约两千元的雷明顿(Remington)双筒猎枪,已经买了一些日子,那天在靶场上,他是第一次使用。
Jason称自己是实用派,这款雷明顿猎枪可以装同口径但不同长短的子弹,还可以换枪管,一枪多用,从实用的角度分析,性价比很高。他说,现在资讯发达,很多射击爱好者在网络上推荐的枪支还确实不错。Jason目前的最大心愿是进入猎人的行列,并希望能有所斩获。

(女射击手Sophie卫)
Sophie卫是2013年10月得到的枪牌,她是属于少有的没有枪但却喜欢射击运动的女子。她说枪还是要买的,但自己刚开始工作不久,要等经济条件稍好一些再说。她进入射击这个群体纯属偶然,一次应朋友相约前去打靶,结果战绩不错,就这样误打误撞进入这个圈中。
Sophie认为,(室外)射击是一项非常好的户外运动,可以呼吸新鲜空气,与大自然亲近,因此打枪的时候心情十分放松。此外,通过这项运动还可以结识一些朋友,大家在一起很是开心。关于枪支安全,教练经常告诫说,打不打中都是次要的,安不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几位射击爱好者时常提到的教练是在华人射击爱好者中大名鼎鼎的郭立仁(David Kwok)教练,他和Bobby Ng是大多伦多地区仅有的两位华人射击教练。David早期移民加拿大,从17岁便开始接触枪支并酷爱射击这项运动。
David目前是通用公司的一位工程师,自1993年取得教练牌照至今,已经有20余年的教授射击的经验。据他介绍,这些年来,他的学员多达数千名,其中华人学员就超过千人。
据David介绍,考枪牌不是很难,费用是325元,课时也只有两天,主要是教授有关枪械的安全知识和法律法规,还有一些枪械操作的内容。考试合格后便可以申请枪牌,联邦政府有关部门还要进行背景调查等程序,之后核发,时间长短不一。
在加拿大,枪支依长度、种类和用途被分为三类:非限制类(通常是长枪和霰弹枪),限制类(包括手枪等),被禁止类(如全自动枪等)。根据加拿大法律,非限制类武器不需要注册,只要是持有效枪牌者,均可以自由购买。而枪支注册则是对限制类和被禁止类枪支进行注册,从而可以方便政府对该注册过的枪支进行有效管理和追踪。
据David的太太Grace李介绍,现在有个趋势是,近年来热爱这项运动的女性越来越多,约占百分之15至20左右。通过她的观察发现,这个群体的年龄段以30-40岁的居多。Grace认为,射击和狩猎从古至今是一项高尚和贵族的运动,因此令很多人向往。
阳光超市的Karen亦认为,在合理的范围内,射击是一种可以接受的消费,如果从实用出发,枪支的资金投入不算太多,但子弹随着射击次数的增加相对较贵。
据多伦多近郊一间室内俱乐部网站介绍,可接受无枪牌散客,成人每次40元,周末50元,但不能一人单独前往,至少结伴。不同口径的子弹费不同,手枪5种子弹,50发一盒的30-45元,10发一盒的10元。所以,两个人费用在120左右。而另外一家提供室外射击的俱乐部则便宜许多,打飞碟用的霰弹枪子弹,一盒25发只收7.5元,上靶场一轮下来也只有8元钱。
在加拿大,通常人们所说的枪牌是指PAL (Possession and Acquisition Licence),归联邦管理。持有枪牌可以前往室内射击场或特定的户外运动场练习射击。猎牌则归各省政府发放,安省分为H1/H2两级。狩猎有专门的手册介绍各种动物的开猎时间以及注意事项。射击场通常是实行会员制,收取年费。而打猎的则是要花钱购买狩猎许可(配额)。
在华人狩猎圈内颇有名气的湛寅是属于那种有钱有闲的投资移民,他2011年取得枪牌和猎牌,目前拥有长短不一用途各异的枪支约40支。上世纪80年代之初,他当时就在家乡内蒙古打猎,积累了十分丰富的野外知识。在今年初,他还给由多伦多华文媒体协会组织的北极行团队讲解野外生存和冰雪路面驾驶的实用技巧等专业知识。
在政府掌控下有限度的狩猎,既可以满足狩猎人士的爱好,又可以维持动物界的生态平衡。在每年狩猎开季后,湛寅便和几位朋友组成的华人狩猎小分队奔赴野外,他们外出狩猎主要是“野打”(指那种没有向导带领的狩猎),一般小的动物是一两天,大的动物则是一周或两周,甚至更长。
根据资料,安省共分为95个狩猎区(WMU, Wildlife Management Unit),猎人可狩猎的四种大型动物包括黑熊,麋鹿(Moose),白尾鹿(White-tailed)和驼鹿(Elk)等,均需要办理相关证件。

(湛寅与华人狩猎小分队在野外狩猎)
几年下来,湛寅和他的小分队先后收获过大大小小的野味不少,他自己的战果大至黑熊、小至野兔,野鹅,野鸭,松鸡等,战绩不俗。2013年,湛寅说,目前的主要猎物只有鹿和驼鹿还是颗粒无收,希望今年能够突破。他说,尽管野外的条件十分艰苦,但他们乐在其中。
据加拿大皇家骑警网站介绍,截至2013年12月,全国持有有效枪牌的民众有1,960,380人,其中以两个人口大省安省和魁省居多,分别是550,807人和497,532人。在人口比例上,全国每十万人口持有枪牌5,856,在全国13个省和地区中,以育空19,453位居榜首,其次是纽芬兰及拉布拉多的14,295,之后是西北地区的12,247,而安大略省则以4,286垫底。